吐蕃时期藏传寺院彩绘壁画艺术的兴起

洪雅轩国际艺术设计事务所 时间:2018-01-15
  藏传佛教寺院壁画艺术,是根据寺院建筑的总体设计的需要,以及不同“札仓”显密修行的要求、仪轨等绘制而成的宗教美术作品。一般而言,藏族壁画大多集中在每一个寺院的大经堂中。不同的教派寺院以及下属“札仓”,有不同内容和风格的壁画作品。按照藏族寺院的一般布局,寺院的壁画往往集中在大经堂内,因为大经堂常常是一座寺院的建筑中心和学经集会的主要场所。经堂的正中一般供奉释迦牟尼像,两旁是菩萨像和祖师像,有的寺院内供奉历代赞普像。大门外侧的墙壁上一般绘有四大天王像,大门内侧的墙壁上绘有护法神像。有些寺院外的转经回廊上也都绘有大量的壁画。藏传佛教寺院的壁画内容丰富多彩,其艺术技巧与壁画面积大大超过内地汉传佛教寺院的壁画。可以说,壁画艺术是藏传佛教艺术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藏传佛教寺院壁画
  藏族壁画艺术产生于吐蕃时代,藏王松赞干布在迎娶尼泊尔公主赤尊和唐文成公主后,曾为二位公主修筑宫殿、大昭寺、小昭寺以及布达拉宫早期宫殿建筑中保存了吐蕃时代最早的一批壁画艺术。
  吐蕃壁画艺术的兴起是伴随着寺院的兴建发展起来的,松赞干布在修筑大、小昭寺时,曾迎请了一批来自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和汉地的工匠画师。因而,早期吐蕃壁画带有不同地域的绘画风格,传说大昭寺中心殿进门通道两侧的壁画装饰,原作是文成公主带去的唐朝画师所绘。大昭寺主要是藏王松赞干布为尼泊尔公主赤尊所建,因而壁画的风格也多受尼泊尔画风的影响。特别是壁画人物的装束,造型都具尼泊尔人的一些特征,这些作品最突出的印象是善于用人物身体不同姿态来刻画人物形象,画中的佛、菩萨、侍从、供养天女等形象都被描绘的栩栩如生。
寺院彩绘壁画
  大昭寺壁画经过千年的烟熏和氧化,原有的色彩已经变质,目前,我们看到的壁画大部分呈暗红色,以红、黑色为主调,画面还间有原色变质氧化后形成的混合色,原有的线描、勾勒肯定很流畅、准确、生动,但由于线条大都剥落,浸蚀,使我们难以看到真切的原作效果。
  吐蕃早期壁画艺术的发展与转型是在公元八世纪中叶赤德祖赞和赤松赞德父子政执时期。赤德祖赞执政时曾大力扶持佛教,修建寺院,翻译佛经,公元710年,赤德祖赞迎接唐朝金成公主,使藏汉文化的交流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
  桑耶寺现存的壁画主要是指乌孜大殿外的转经回廊壁画,乌孜大殿内一、二、三层殿堂壁画、转经回廊壁画、康松桑康林壁画以及其他佛殿的壁画作品。
  《西藏王统记》曾详尽描述了桑耶寺内外的壁画内容及其所属风格。桑耶寺所建三层楼,分别代表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风格的建筑特征和绘画流派风格。赤松德赞去世后,恰好遇到朗达玛国王的拥苯灭佛时期。十世纪前后,吐蕃朗达玛后裔意希坚赞占据山南,为一方割据霸主,并成为桑耶寺寺主。公元970年,他曾派遣鲁梅等七人到多康地区随喇钦学习佛法,由此形成了藏传佛教“后弘期”下路弘法之始,使得桑耶寺佛法得以传续,但后来由于鲁梅与拔热之间的矛盾,造成了桑耶寺不少殿堂被火烧毁,亦造成了桑耶寺早期佛像与壁画的破坏。
  公元十一世纪,热译师多吉查巴带着几千名信徒来到桑耶寺,严惩了寺院管理不善的僧人,并对桑耶寺进行了自建寺以来的第一次修缮。据藏史料记载,当时参加修缮的整墙工、木匠、画工等各类技术人员达五百多人。热译师主持的修葺活动使得桑耶寺早期的造像与壁画艺术风格又有了新的变化,除了补绘残存的壁画外,维修的殿堂还进行了新的壁画绘制,从某种角度讲莲花生时期的桑耶寺壁画风貌逐渐丧失。但他的功绩在于使得朗达玛灭佛后,桑耶寺中断了的佛法得以延续与光大。
  十四世纪下半叶,萨迦派高僧索南坚赞又对桑耶寺进行了一次规模不小的修葺,他著名的历史著作《西藏王统记》也是在桑耶寺完成的。自他之后,这座原为藏传佛教宁玛派的中心寺院,改属为萨迦派管理,只有护法神殿仍由宁玛派僧人主持。格鲁派执掌西藏的政教合一大权后,桑耶寺的行政事务均由噶厦政府直接负责管理,但是桑耶寺的宗教事务一直由萨迦派执掌,桑耶寺的历任座主也由萨迦派委任,这一传统从元朝一直沿袭到了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前。
  第斯·桑吉嘉措时期,遵从七世达赖的嘱托,于1770年对桑耶寺又一次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和扩建工程。其殿堂内的造像和壁画在原作品上,重新绘制了壁画,因而,早期壁画的原作已难看到,我们现今欣赏到的壁画明显带有元明清时期的壁画风貌。
寺院彩绘壁画
  桑耶寺壁画内容极为丰富,但比较有独特风格的壁画题材是“桑耶史画”、“西藏史画”、“宴前认舅”、“莲花生传”、“舞蹈杂技”等内容。在桑耶寺乌孜大殿一、二楼回廊上的壁画,尤以东大门左侧回廊的壁画最为精美生动。壁画以连环画的布局形式,详细描绘该寺兴建的全部过程,例如桑耶寺竣工时,赤松德赞亲临现场主持开光大典的盛大恢宏喜庆的场面。莲花生、寂护为吐蕃第一批僧人巴·色朗、藏勒珠、麻·仁钦却、昆·鲁益旺波、巴·赤协、恩兰·吉瓦却央、白若杂那七人剃度出家(藏史称为吐蕃“七觉士”),苦修求佛的场面。壁画还真实生动地记录了桑耶寺历史上遭受火灾和火灾后重修寺院的场景。的确,这种“寺史画”,完全是将“寺史形象化、生动化、大众化的一部连环画”,在桑寺建史壁画中还绘制了格鲁派四大寺院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伦布寺等建寺的壁画作品。
  桑耶寺壁画中的“舞乐杂耍”和“体育活动”,真实生动地反映了吐蕃时期世俗生活的各个方面,画面生动活泼,充满了田园牧歌式的欢乐气氛。这些壁画比之讲求度量法规的佛画,显得更加轻松舒畅、自然有趣,似乎山水人物,赛马、爬杆、抱石、轻歌曼舞等场景都变得明朗释然,流溢出浓郁的热爱生活、追求自由、渴望美好的浪漫主义情调。
  桑耶寺壁画在藏族美术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不仅因为桑耶寺是藏传佛教兴起的发源地之一,也在于桑耶寺壁画内容丰富多彩,在艺术技巧上吸收了印度、尼泊尔、汉族、于阗、克什米尔等境外的艺术手法和绘画美学观念,逐渐形成了藏族自己的艺术创作风格、流派以及多民族文化艺术吸收融合的典范。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洪雅轩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微信公众号:bjhyxuan
寺院彩绘相关
  • 浅析寺院彩绘壁画设计稿和绘制程序
    彩绘壁画是建筑墙壁上的艺术,即人们直接画在墙面上的画。作为建筑物的附属部分,它的装饰和美化功能使它成为环境艺术的一个重要方面。壁画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绘画形式之一。早在汉朝就有在墙壁上作画的记载,多是在石窟、墓室或是寺观的墙壁,到了现在结合了现代工艺和文化气息,墙壁作画越来越多元、个性地发展,更多地被人们在装修时应用。
    2017-03-10 16:16:38
  • 法海寺寺院佛殿彩绘壁画详情
    法海寺分布在殿内墙壁上的寺院壁画共有9铺,佛龛背壁有3铺,画的是水月观音,文殊、普贤菩萨。水月观音面目端庄慈祥,身披轻纱,花纹精细,似飘若动。东西墙上,画的是传说故事中的天帝、帝后、天王、信女、力士和童子等,共有35个人物,高的近2米,低的只有50厘米,并有祥云、花卉、动物等衬托。
    2017-03-10 16:16:38
  • 藏传佛教桑耶寺寺院彩绘壁画艺术
    桑耶寺各层的寺院壁画和塑像是按照藏、汉、印各自的方式进行绘画和雕塑,这种融藏、汉、印合壁的建筑格调,在建筑史上是非常罕见的。寺院大殿内壁画内容十分丰富,题材广泛,题材除其它寺庙常见者外,还有“西藏史画”、“桑耶史画”、“莲花生传”、“舞蹈杂技”等等,其中“西藏史画”自远古传说的罗萨女与神猴成婚,繁衍西藏最早人类画起,直至九世达赖喇嘛的业绩。
    2017-03-10 16:16:38
  • 敦煌石窟寺院彩绘壁画中释迦牟尼的一生
    敦煌壁画表现了佛教的教义,大约距今2500年前,释迦牟尼在三十五岁时创立了佛教。自从释迦牟尼创造佛教之后,释迦牟尼被他的弟子神化了。从此,释迦牟尼走上了神坛。在敦煌石窟寺院彩绘壁画中,佛教徒对释迦牟尼的神性,用许多故事,做了详尽的描述。
    2017-03-10 16:16:38

联系客服,提出您的装修需求
即可获得最贴心的一站式服务

电话咨询 预约设计 关于我们